记录了134个人之后,我发现活得奇怪是件好事。

摘要: 我也不是一个奇怪的人。

10-11 11:53 首页 我要WhatYouNeed


夸克专栏


先和你们讲一个故事吧,一个关于 Lisa 的故事。


Lisa 是我大学时在实验室的搭档。最近,她要和男友结婚了,婚期是两年整。


他们约好了,两年后必须离婚,然后再寻找下一个“伴侣”。这在他们的形容里,叫“short marriage”。


我一直觉得西方人会玩,不过像 Lisa 这么会玩的人,我也只见过她这么一个。


作为一个看起来正经又漂亮的西雅图女孩,实际上,她追求个性、爱自由,纹身喝酒,抽烟打炮。后来我知道的时候,真的是很惊讶了。


每一次,在遇到一个我看来特别的人时,我都会选择把他们贴在墙上。现在,我房间的墙上,已经贴满了照片。



继续讲我在大学期间的故事吧。


Lisa 出现之后,在男孩成群的实验室里,她自然就成了稀罕物,被争被抢也就不奇怪了。但最后追上她的男孩子,叫 Keffer,是个标准高富帅。


Lisa 和男友暧昧了快一年多,最后选择了结婚。他们常常会毫不避讳地和我分享他们性生活中解锁的新体位。


参加他们婚礼的时候,我陪她的爸妈聊了几句。我发现,他们是很支持她“short marriage”这个想法的。


甚至连神父,也是一口一个“true”地说着。


似乎除了我,其他人都默认接受了这个新奇的东西。唯独我总觉得这种西方的新趋势,“有期限的婚姻”实在无法接受。


Lisa 对我说:“都21世纪了,我想搞点新的东西”。


我回给她的,也一直是那句,“我不太理解你,但我看着就行”。


到现在,Lisa 的第一段婚姻生活已经过去了半年多,她和男友过得相当恩爱。


Lisa 和我当了很久的实验拍档,我知道她是那种说话算话的人。就算现在非常恩爱,两年后也一定会离婚的。



我见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人,还有在他们身上发生的怪事情。如果看过我在 WYN 的上一篇文章《我们都约好了绝不认识对方的朋友》,应该会知道这一点吧。


Lisa 算是其中一个了,但还有很多我认识的人也是。


有段时间,我开始摆弄相机。熟悉之后,我就决定了要记录下我遇到过的所有奇怪的人。


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我的朋友。在例行约法三章之后,这个活动,就在我们这个小圈子里变成了一个有趣的任务。


它也成了我们做得最久的“项目”。


我们遇到这些特别的人,并把他们称之为“过客”。我们不会涉足他的生活,他们也不会进入我们的圈子。我们只做记录者,而且是不刻意的记录。


我们还设立了记录的规则:


1 要拍一张第一次遇见他们的照片。

2 要拍一张最后告别他们的照片。

3 只有这两张照片能被留下来,其余的照片都要被删掉。


如果觉得好玩,我们甚至会去回访一下这些人。


最后记录下来的这两张照片,会被洗出来贴在我卧室的一面墙上。我和朋友们约定,这面墙被贴满的那一天,这个活动就结束了。


这便是几年来我一直在做一件事。


到如今,我们一群人,一共收集了 134 位过客的照片。于是,这面墙被贴满了,此时距离活动开始已经过去了三年半。



而在经我手收集的 30 位过客中,他们的共同点,是都在自己的圈子中显得极为特殊和奇怪。


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个男生,是在加拉帕戈斯一个保护“象龟”的年轻人普拉。


他和我说:“有一天你找到事情可以做,别怕别人怎么看。与众不同会让你变得越来越优秀”。


他来保护区有三年了,带着我们参观的时候,我得知他学的是生物系。毕业后,他本应该有稳妥的工作,后来,却因为各种原因选择了为象龟服务一生。


我们那天聊了不少东西,只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:“和别人不一样,也是让你变优秀的一种方式啊。”


这句话后来在我的脑子里时不时就冒出来一次。


因为,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被冠以“奇怪”的名号,倒不是刻意地寻找不同,只是按照我的生活轨迹去生活。



可能也因为我和他们有一些相契合的特质,让本不爱说话的他们,都对我多少吐露了一些自己的事情。


所以,能做成这件事,大概也是因为我和很多人都不一样。


想起以前,在胡同里生活的时候,我从来都不爱去邻居家吃饭,后来甚至因为这个被传是问题少年。


也想起小时候有段时间流行吃糯米糍,我不喜欢吃,但是全班都在吃。于是我在学校又“火”了一把,成了一个连吃都格格不入的人。


当然,这只是两个比较好玩的细节。


小时候看的《星际宝贝》里边,史迪仔和利罗常常被梅朵他们叫做怪胎。定义一个人太简单了,因为定义了就不用解释。


“人们就是这么规定的”,代表了绝对的正确。


所以后来,我索性就自己学着做饭,和爷爷学。从最简单的方便面开始,到后来的炒菜,到现在可以做一桌让爸妈吃的可口的饭菜,也不过是六七年的事情。


作为一个奇怪了很久的人,我的确承认,和别人不一样本身让我变得优秀了一点,让我学会了不少的技能。


我喜欢黑莓,用不惯苹果,同学都拿着 4s 满大街聊 qq 时候,我还敲着键盘和老爸发短信。再后来微信普及,黑莓连消息推送都出了 bug。


我就很倔的,自己用黑莓官网的开发者教程,把微信安卓的 apk 安装包移植过来。而因为系统冲突,我又成了刷机一族,甚至学会了修主板。


倔强了三年之后,我还是弃了黑莓,因为我的能力不足以去维护他了。我知道我倔,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该放弃时候也要放弃。



最近,我课业任务更加重了,因为要做研究,有时候,半年才回一次家。


节假日做了点吃的,我也会给以前说我奇怪的邻居送点过去。胡同里的老人手机有小问题,我也可以帮忙试着解决一下。


我也开始到郊区帮忙给爷爷种地,养养花,养一些冷血动物了。现在,没有人说我奇怪了。


但这应该不是长大,只是,我找到了一个“奇怪和有趣的尺度”——对自己奇怪,对他人安分。


而见到了这134个“奇怪”的人之后,我也开始真正相信,和别人不一样,是可以越来越优秀的。


过自己的生活,不把别人带入到我的规则下。我像是自己创造了一个和地球的平行宇宙,一个只有我的宇宙。


凡事有个度就好,奇怪也是件好事情。


可以说,现在,我觉得自己也有自己被贴到自己房间里的墙上了。


因为,我和那 134 个的年轻人一样,正在做着一些别人无法理解,却又很开心的事情啊。







今日作者


编辑 / Blake  Kitty

音乐 / Shawn McDonald - 《Beautiful》

图片 / 《心灵捕手》





关注我们,承担责任


首页 - 我要WhatYouNeed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