处女真的更舒服吗?

摘要: 微信搜索“香香女主播”,更多精彩视频等着您

10-12 04:25 首页 羞羞小视频

  

和江姐认识,还是在那年的招聘会上;那时她是江城的大美女,我却是个被生活逼上绝路的穷小子。

  

  因为当时家里欠了高利贷,放贷人还撂狠话说,再不还钱,就砸断我父亲的腿!于是为了赚钱,我一接到面试通知,就坐火车去了江城——那个别人眼中,遍地是黄金的城市。

  

  记得刚去她们公司的时候,前台负责接待的一个女生,特别诧异地看着我说:你真的是来面试的?你就穿成这样来面试?你知道“尊重”两个字怎么写吗?

  

  当时她的声音特别大,似乎整个公司的人,都朝我看了过来;我红着脸,死死咬着嘴唇,手悄悄盖住了裤子上,那块细小的补丁。

  

  “那个…我…能面试吗?”低着头,我从牙缝里,挤出了蚊子大点儿的声音。

  

  “就你这样还面试?呵!江总肯定一见你,立刻就会把你撵出来!”女生交叉着双臂,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,“出门左拐有家商场,进去买件像样的西装,穿得体面点儿再过来!”

  

  “我……”抬起头,我刚想说“这就去买”的时候;手插进裤兜里,摸着那皱巴巴的200块钱,又把话咽了回去。

  

  大商场里的西装我见过,光里面的衬衫,就得四五百,这还是便宜的……

  

  正当我犹豫着,要不要坐火车回老家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。

  

  “都干嘛呢这是?上班时间,不需要工作吗?还有你张媛,大嗓门儿嚷嚷什么?!”那个声音离我越来越近,貌似还是个女领导;当时我真的想掉头就跑,否则肯定还要继续丢人。

  

  “江总,您来得正好,您看看这位,说是来面试的!”那个叫张媛的女生,拿鼻孔对着我说,“他穿成这样还来面试,裤子上还有个补丁!就在膝盖上面,他拿手挡住了……”

  

  那一刻,我把头压得更低了,脸火辣辣的发烫;本来我以为,只要有学历、有能力,人家公司就一定能要我,甚至还会重用。可没想到,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面试,却将我羞辱地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
  

  “他穿成这样怎么了?谁告诉你穿的不好,就不能面试了?!”我身后的那个女人,突然拍了拍我肩膀说,“小弟*弟,你穿的挺好,很干净!比那些披着西装的斯文败类,强多了!”

  

  听到这话,我鼻子一酸,差点哽咽出来;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,男人什么都可以忍,但感动是忍不了的。

  

  后来那个女领导说:“走吧小家伙,去我办公室里聊。”说完她转身离开,我赶紧低头跟上她;因为自卑,我甚至都没敢看她长什么样。

  

  进到她办公室以后,一股好闻的香水味迎面扑来;我抬起头,这才看到了她的背影。当时她穿着白色铅笔裤,上身是一件黑色背心;乌黑的头发散落在身后,白皙的耳根处,两枚耳钉闪闪发光。

  

  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她突然转身,朝我微微一笑。

  

  “王…王炎……”看到她的那一刻,我整个人都呆住了;因为她特别漂亮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,乌黑透亮的眼睛里,也泛着点点笑意。

  

  “呀!原来你就是王炎啊?!”她吃惊了一下,随即很大方地朝我走过来,伸出手说,“你好,我叫江韵,是公司的一个副总;你投的简历,我先前看过了,你好像还是科大毕业的吧?”

  

  “嗯!”我点点头,看着她伸来的白皙小手,自己的手,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。

  

  “呵!男孩子嘛,大方点儿,初次见面握个手!”她朝我扬了扬手,又自信地说,“不用害羞,在职场上,男女握手很正常的。”

  

  听她这样说,我抿了抿嘴,手刚伸出去,就被她给一把握住了!那一刻,我浑身就跟过了电一般,竟然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!她的手特别柔软,握在手里就跟棉花似得。

  

  松开手后,她竟然朝我眨了下眼睛说:你的手蛮大的嘛!很有力气!

  

  我被她夸的有些不好意思,就很羞涩地朝她笑了一下说:上大学的时候,我们班就数我手指长;同学都开玩笑,说我应该去音乐学院弹钢琴的……

  

  看我笑,她也笑了,还捏着下巴,饶有兴致地说:“嗯,仔细一看,你的手确实挺漂亮的;不过……”

  

  她顿了一下,突然又有些严肃地说,“这么漂亮的手,以后不要再去掩饰补丁了,贫穷是任何东西都遮掩不了的;你应该用它去努力,去勤劳,去改变命运,知道吗?”

  

  听了这话,当时我都愣住了!她见我不说话,突然“噗嗤”一笑,“不好意思啊,我这人有时候吧,总是老爱教训别人的……”

  

  我赶紧摇头说:“没有,挺好的,您说得很有道理,谢谢您跟我说这些。”

  

  多年以后,当那些压力、痛苦与挫折迎面扑来的时候,我都会想起江姐的这句话:用自己的双手,去努力、勤劳,改变命运。

  

  后来她把我让到了沙发上,又问了我一些专业性的问题;因为我在大学里,读了很多书,理论知识比较扎实;最后她很满意地点头说:“小家伙,好好干!表现好的话,回头提拔你当助理!”

  

  从公司出来的时候,夏日的暖风吹在脸上,格外舒服;我不再去想前台女生,对我的种种刁难与不屑,脑海里挥之不去的,却是那个美丽善良、又充满正气的女人——江韵。

  

  掏出手机,我把电话打给了家里,我想只要有了工作、赚了钱,家里那四万块钱高利贷,很快就能还清了。

  

  电话打过去以后,是我妹妹接的电话,可还不待我开口,妹妹就大哭着说:“哥,出事了!出大事了!!!”

  

  我赶紧问她:“妮儿,怎么了?你别哭,慢慢说!”

  

  妹妹压抑着哽咽说:“那帮放高利贷的来了,就堵在咱家门口,还说晚上六点之前,不拿出四万块钱,就让咱家见血!”

  

  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那群王八蛋,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!我捏着电话说:“妮儿,你让咱爸跟他们说说,就说我找到工作了,让他们再缓缓,这钱一定能还上的,回头多给他们点利息也行!”

  

  “说了,都说了,没用的!他们就要今天还钱,家里的电视、摩托车,都被他们给搬走了……”妹妹无助地哭声,就如刀子般,狠狠扎进了我心里。

  

  咬着牙,我紧闭着眼睛说:“妮儿,告诉那帮混蛋,今晚六点之前,咱们还钱!”说完,我狠狠挂掉电话,转身朝公司的方向奔去。

  

  那时候,我想到了那个女人,她那么善良,她应该会帮我的吧?!

  

  可当我闯进她办公室的时候,却看到了我,这一生都无法释怀的一幕……

  

  进了公司以后,我直接就往江总办公室的方向走;那是走廊最靠里的一间,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仿佛还听到里面,有撕扯吵架的声音。

  

  当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,距离还款的期限,还剩下不到3个小时;因为着急,那时我根本顾不得礼貌问题,直接推门就进去了。

  

  “江……”我刚要开口叫她,眼前的一幕,瞬间就把我给石化了!当时房间里有个胖男人,带着满身的酒气,就那样把她压在沙发上;她的黑色背心和粉色文胸,被扯下来一大半,就那样露在了我的眼前。

  

  见到那一幕,我竟然脸红地把头扭向一边,不知所措……

  

  “江韵,小美人儿,我想死你了!日思夜想,哥哥都被你迷死了!”他手抓着江总,肥硕的嘴唇,不停地在她脖颈上亲吻。

  

  “金总,你醉了,别这样!来人啊,救命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那男的捂住了嘴。

  

  听到她喊救命,当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直接就冲过去,抱着那男人的腰往后拽。

  

  可被我一拦,那胖子瞬间就怒了:“谁他妈拽我?!给我滚!”他挣扎着,胳膊肘使劲一怼,一下子撞在了我的太阳穴上。

  

  当时的情形,我只感觉脑袋“嗡”地一声,眼前一黑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后来的事情,我记不大清了,好像那胖子走了,房间里只有哭声还在飘荡。

  

  当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,是一个女人把我搂在怀里,捧着我的脸不停地说:“你醒醒啊?你怎么样了?!我这就打120……”

  

  我大喘了两口气,摆摆手说:“没事的,缓缓就好了。”

  

  见我开口说话,她激动地咬着嘴唇笑了;只不过那满脸的泪,在阳光的映衬下,却是那样的凄迷。后来她把我扶到沙发上,我们彼此都没说话;只有桌上的纸巾,擦拭着她干了又湿的脸庞。

  

  想想那时自己挺傻的,没谈过恋爱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女人;而且她刚才被人那样,求她帮忙的事,在那种情境下,我怎么也说不出口……

  

  墙上的钟一秒一秒地转着,那时候已经四点多了;还有一个多小时,家里就该还钱了,手抓着衣服,我捏着胀痛的脑袋,眼眶里都泛起了一层水雾。

  

  “你走吧。”她擦着眼泪,突然对我说了这话。

  

  “江总,我……”

  

  “你还嫌我不够丢人是吗?!”她突然朝我吼,“你走!再也不要来了!我…我都没脸了!”她一边哭,一边拿手推我。

  

  我知道她难过,也特别能理解她的心情;可我不能走,她是我唯一的希望,能救命的。我就倔强地坐在那里,任她的拳头砸在我的肩膀上。

  

  后来她打着打着,猛地一下搂住我的脖子,紧紧地搂着,哭着说:“我上午还教育你,跟你说那些大道理;现在我却被人这样,我…我简直丢死人了!我跟你说那些干嘛啊?我哪有资格教育你?!”

  

  我赶紧说:“江总,您不要这样说,先前您跟我讲的那些,我都记在心里了,您是好人!”

  

  听我这样说,她愣了一下,不哭了;而是抬起手,轻轻地摸着我的脑袋问:“这里还疼吗?”

  

  我摇摇头,看了看墙上的时钟,已经五点了;如果再不求他,就真的晚了……

  

  “江总,您能借我点钱吗?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羞愧地几乎把脑袋都埋进了裤·裆里。

  

  “嗯?”她疑惑了一下,随即就笑了,“说吧,借多少?”

  

  我没想到她能这么痛快,就赶紧说:“四万!”

  

  听到这个数字,她的眉毛一下子挑了起来,“多少?”

  

  看着她吃惊的样子,我就知道,萍水相逢,人家怎么可能借给我钱?而且四万块钱,不是小数目。

  

  当时我生怕她不答应,就赶紧说:“是这样江总,这四万块钱,算我从工资里预支;等什么时候把这钱补上了,您再给我发工资,行吗?”

  

  她却摇头一笑说: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;我就是好奇,你一个毛孩子,突然借这么多钱干什么?娶媳妇啊?!”

  

  我低下头说:“家里欠了钱,人家要债的找上门了;他们说要是六点之前,拿不出四万块钱,就砸断我爸的腿……”讲到这里,我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。

  

  她听到这个,猛地一下就拉住了我的手,另一只手拿起提包,站起身就往外走。“我的天呢,你这孩子心可真大!你怎么不早说?现在都几点了?万一出了事怎么办?!”

  

  她越是这样说,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就越往下掉;那时我觉得她真好,这世间,怎么会有如此善良的女人呢?虽说四万块钱,对她可能算不了什么,可毕竟我们才见了两面……

  

  到了楼下,她是开车带我去的银行;那是辆黑色的奥迪A6,有点旧了,不过保养的挺好,车里有股很好闻的香水味,跟她身上的味道一样,让人沉醉。

  

  我们到银行的时候,已经下午五点半多了,她把卡插进转账机里,一边输密码,一边急切地问我:“银行卡号多少?”

  

  “我…我们家里没有银行卡……”当时我都懵了!我父母都是农村人,也没什么文化,他们根本用不了银行卡那种高科技的东西;我说,“那个…存折行吗?”

  

  “你…”她焦急地一跺脚,随即又说,“打电话让你家里问问,周围的邻居,或者债主那边有没有银行卡!”

  

  “哦哦!对!”那个时候,我就跟个傻子似得,因为着急,整个人都懵掉了;后来我打了电话,还好高利贷那帮人有卡,钱打完之后,我都快虚脱了。

  

  回到车里,我转头看着她,手摸着裤兜里的200块钱说:“江总,谢谢你;那个…我请你吃饭吧?”那是我第一次请女孩吃饭,我想200块钱,应该够吧?

  

  听我这样说,她眉毛一挑,似笑非笑地说:“你请我吃饭?你有钱啊?”

  

  我赶紧说有,身上有200,只要不去太贵的地方就行!说完我微微低下头,脸都红了。

  

  她看着我,抿了抿嘴唇,接着把车子发动起来说:“去我家里吃吧,我刚来江城,也没什么朋友;你吧,姐姐瞧着挺顺眼的……”说完,她特别霸道地把车子开了出去,也不管我同不同意。

  

  走在路上,我看了看窗外的风景,又看着她说:“江总,那四万块钱,我一定会还您的!”

  

  她开着车,很随意地说:“钱的事不着急,等你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说吧。”说完她还拿了副墨镜带着,样子酷酷的。

  

  我赶紧说:“要不这样,我每个月一发工资,就全都交给您!您放心,我不跑,我不是那种赖账的人。”

  

  听我这样说,她竟然转头看着我说:“你是我老公啊?每个月都把工资上缴给老婆!”说完她顿了一下,“呵!你以后会把钱,都交给老婆保管吗?”

  

  “嗯!”我赶紧点头说,“我这么穷,什么都没有;将来要是真有哪个女孩子,愿意跟着我,那她一定是个好女孩,不拜金、很善良的那种。所以只要是我有的,我都会给她。”

  

  “呵,傻小子!”听了我的话,她竟然把头扭向一边,耸了耸鼻子道:“说的还挺有道理。”

  

  后来她就不说话了,只是嘴角带着淡淡的笑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;我坐在旁边,总时不时地偷看她,心里老担心,她突然哪天不高兴了,让我还钱,我怕还不起……

  

  车子开到市区北的时候,她在一幢老式的别墅前停了下来;打开车门,她朝我说:“王炎,后备箱里有箱红酒,你帮我搬一下,我去开门。”

  

  “哦!”我赶紧过去帮她搬酒,进了院子以后,她还介绍说,这幢别墅很老了,还是她爸爸年轻时候住的。当时她一边说,我一边点头;我对她不大了解,总觉得她身上有很多的秘密,包括在公司里,非礼她的那个胖子。

  

  进到客厅以后,她回头跟我说:“这里没别人,你当自己家就行了;那边有电视,我房间里还有电脑,你自己先玩儿着,等弄好饭我叫你。”

  

  我赶紧说:“没事的江总,我帮您洗菜吧。”说完我撸起袖子,想跟她一起进厨房。

  

  她却挡住我,抬手拽着我耳朵说:“傻瓜,在家里就别叫江总了,我比你大几岁,叫我姐吧。还有,冰箱里有饭店做好的菜,我热热就行,你自己先玩儿着。”

  

  “嗯,好吧江……”我抿了抿嘴,“姐!”

  

  “嗯,真是个单纯的弟弟!”她揉了揉我头发,转身进了厨房。

  

  后来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脑子里老是想着,先前在公司发生的事;那个胖男人是谁?江姐被他非礼后,为什么不报警?或者离开那家公司?

  

  曾经上学的时候,我就听说,社会上的人,为了上位不惜送礼、陪喝、陪睡,被潜·规则什么的;江姐不会也是这样的女人吧?她看上去挺年轻的,比我大不了几岁,可人家现在却是副总,我想这里面一定有秘密的……

  

  后来她把菜热好了,还开了红酒;当时她特别开心地朝我举杯说:“小炎,谢谢你!你是我到江城后,认识的第一个朋友!”

  

  我赶紧捧着杯,跟她碰了一下说:“江…姐,我应该谢谢你的,要不是你帮我,可能我家里……”讲到这里,我突然哽咽了,最后什么都没说,直接把酒喝了下去。

  

  然后我们就开始吃,她吃饭的样子挺优雅的,细嚼慢咽的那种;就是喝酒的时候,老是一大口一大口的喝。

  

  那顿饭我们一直吃到天黑,她特别能说,而且老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;比如多大了?谈没谈过恋爱?大学里有没有心仪的女孩?

  

  我被她问的脸都红了,因为我从没谈过恋爱;心仪的女孩倒是有过,只是大学四年,我都没敢跟人家说过一句话……

  

  后来她不喝了,就用手托着下巴,呆呆地看着我,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;当时我被她看得有点尴尬,刚要开口说什么,她突然说:“小炎,你的眼睛真漂亮!很清澈的那种漂亮!”

  

  我不好意思笑了一下说:“姐,长这么大,你是第一个说我长得好看的……”其实我不丑,只是家里穷,穿得不好,也不怎么会打扮。

  

  她抿着嘴,又微微喝了口红酒;当时我觉得她都醉了,脸颊绯红,眼神有点迷离;我就说:“姐,你还行吗?要不别喝了,早点去休息吧?!”

  

  她却摇着头,没有搭理我的话,而是伸手摸着我的手说:“你的手也很漂亮,手指很长;姐听人说,手指越长的男人,那里就越大,是真的吗?”

  

  “哪里啊?”我耳根一红,觉得她真的醉了;整个房间里,似乎有一种情绪,正蠢蠢欲动。

  

“这里……”她咬着嘴唇,脚丫子轻轻放在了我两腿中间……


由于微信篇幅有限,本次仅连载到此处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点击下方阅读原文”看全文。

↓↓↓


首页 - 羞羞小视频 的更多文章: